贝利尤单抗填补中国 SLE 靶向治疗空白

2019-11-19 13:45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微信图片_20191028171153.jpg

2019 年 11 月 3 日「SLE 诊疗规范巡讲」在羊城广州盛大召开。大会针对 2019 年风湿免疫学科的取得的成绩以及未来的前沿进展展开了讨论,而对于 ACR 和 EULAR 指南更新和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新药物——贝利尤单抗的上市,大会也邀请了多位风湿免疫界知名专家到现场就有关话题与同行交流。

会议期间,丁香园就我国 SLE 诊疗现状和新进展同多位专家进行了深入对话,受访专家包括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谢彤、汕头市中心医院风湿免疫内科主任王育凯、中山大学附属东华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吴恒莲、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张丽君、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风湿科主任叶珊慧、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风湿血液科主任储永良等。

我国的 SLE 疾病特点

张丽君教授对我国 SLE 的疾病特点和诊疗发展进行了概括。她总结道,我国 SLE 发病率高,发病年龄小,特别是 15-45 岁的育龄期妇女,患者脏器受累更重。我国治疗方案同欧美国家相似,早期以大剂量激素抗炎,迅速控制病情,然后予羟氯喹加免疫抑制剂。

相较如类风湿关节炎(RA),SLE 的治疗进展少,特别是 RA 已进入生物制剂时代,TNF-a,IL-6 等相关靶点都被用于治疗选择。而 SLE 的研究经历了几十年发展,虽然有很多基础研究成果,但大多没有进入临床应用。

新近的转化应用主要在 B 细胞通路,自身反应性 B 细胞在淋巴因子的作用下,大量增殖、分化,产生大量的自身抗体,形成免疫复合物沉积导致血管、组织损害,导致狼疮肾炎等。

中国 SLE 治疗之路——道阻且长

长期以来,我国的 SLE 诊疗是跟随欧美前进,始终无法切合我国特殊国情。谈及我国的 SLE 诊疗现状,王育凯主任表示,从流行病学的角度看,国内外 SLE 发病率差异明显,病情程度也因人种有明显不同。

中国的发病率介于白种人和黑色人种之间,按照实际人口计算,大概有 120 万。中国 SLE 患者多,加之该病异质性强,患者就医往往不及时,治疗方法不恰当。从诊疗来看,SLE 的分类标准几经更新,这反映了医学界对 SLE 的认识在增加;治疗药物包括激素、羟氯喹和免疫抑制剂,特别是免疫抑制剂,常超说明书用药,反映了药物发展的有限。

因此,SLE 的诊疗上还存在大量的未被满足的需求。从治疗困境来看,我国的 SLE 治疗还存在大量的不规范,过渡依赖激素,脏器损伤多等困境。

王主任提及未来前进道路的机遇,他表示,贝利尤单抗在临床研究中显示了良好的效果,这给 SLE 治疗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

病痛压力,SLE 患者承受器官损害与药物治疗安全性困扰

吴恒莲教授对 SLE 的器官损害和常规治疗的安全性做了剖析。她指出,系统性红斑狼疮作为一种高度异质性的系统性疾病,40% 的患者在第一年就可以出现系统损害,50% 的患者 5 年内可能会出现不可逆的脏器损伤。

根据中国 CSTAR 数据,中国 SLE 最常见的表现是关节疼痛,其次是皮疹、血液系统损害,肾脏居次,另外部分患者有脑部、肺脏、心血管、消化系统等脏器的损伤。当患者出现脏器损伤时,往往容易出现严重的后果,甚至死亡。对于常规药物治疗存在的安全性问题,吴教授表示目前经过批准治疗红斑狼疮的用药仅少数几种,多数免疫抑制剂是超药物说明书适应症使用,目前的治疗多是遵循学科指南用药。激素等药物大量、长程使用将伴随各种药物不良反应的风险,如消化道损害、心血管风险、股骨头坏死、骨质疏松、感染等,而感染往往是红斑狼疮患者死亡的最重要原因。

SLE 的治疗应权衡利弊,重视规范用药

储永良教授在专访中对 SLE 的危害和免疫抑制剂等药物毒性作了阐述,包括 SLE 导致脑病、肺间质损害、心脏受累、肠系膜血管炎、流产、血象异常,激素导致脂肪分布异常、心血管危害、骨质疏松等,免疫抑制剂导致骨髓抑制、生殖抑制、致畸等。对于治疗中的不良事件,储教授的建议对 SLE 患者进行充分评估病情,平衡利弊,规范用药。

叶珊慧主任也同样指出,对于 SLE 治疗中常见的患者自行停药、加减药物等现象,患者应该在注意到药物的不良反应的同时,尽量规范治疗。

殊途同归,靶向制剂引领中国 SLE 治疗趋势

近年,各大国际权威指南包括 EULRA 等国际学术组织均进行了 SLE 治疗策略的更新,推荐靶向生物制剂贝利尤单抗作为 SLE 治疗选择,对此,张丽君教授表示欢迎与肯定。

对于未来 SLE 在中国的治疗趋势,叶珊慧主任表示,目前 SLE 的治疗已有部分药物可供选择,靶向药物仍在临床研究中。在未来,精准治疗、靶向治疗则是 SLE 治疗的主要方向,B 细胞通路目前是很好的选择。

贝利尤单抗有望填补中国 SLE 靶向治疗空白

SLE 的治疗在过去百年里进步显著,患者的缓解率、生存率显著提高,复发率、病死率明显降低。自上一次美国 FDA 批准羟氯喹用于 SLE 治疗到 2011 年贝利尤单抗获批,已是约 60 年。

甲子轮回之际,贝利尤单抗开启了 SLE 靶向治疗的时代大门。2019 年 7 月,贝利尤单抗在中国获批,意味着中国 SLE 患者也跟上了世界的脚步,谢彤教授如是说「(中国)SLE 患者有了更有力的武器。」谢教授同时指出,贝利尤单抗在国内外的临床研究资料显示,其疗效、安全性非常可靠,得到医生和患者的一致肯定,目前已经进入实际应用,考虑到人种等问题,期待未来更大范围的应用和观察。

结语

「大佬」在广东话里多指应受到重视的「大哥」、「地位高者」,SLE 作为风湿病中的「大佬」,令人谈之色变,加之半个世纪来鲜有新药应用于治疗,患者和医生亟须一个新的声音来鼓舞他们,继续同 SLE 斗争。

贝利尤单抗的上市为中国风湿学科医生提供了新的治疗利器,为广大 SLE 患者带来了福音。随着生物制剂被写进指南,更多的专家学者投身研究,不断积累新的循证证据,SLE 靶向治疗的时代将越来愈蓬勃,前途将更光明!


PM-CN-BEL-ADVT-190002

文章:丁香园



编辑: 郑恺迪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